Dring

【节日点文】美丽时光

红叶恋歌:

 @烤奶茶  @Ryota 姑娘点的文,似乎已经偏题了。开头我确实想写2月14囧。希望喜欢。


サオリ,听起来就像一位温婉的女性的名字,以这样命名的酒吧引起了黄濑凉太的兴趣。与2月14日弥漫大街的甜腻氛围不同,酒馆显得安安静静。他推门进去,随意地坐上吧台的椅子。


“欢迎的光临。”橘色的灯光打在说话者的脸上,那人身穿白色的衬衫,裁剪贴身的黑色马甲,银色的袖扣闪烁着微微的光。虽然外表看上去有几分稚嫩,但是黄濑凭借经验断定,此人应该是老板。黄濑的目光扫过老板身后的酒架,摆放着一排排葡萄酒。他原本只打算要一杯鸡尾酒。老板似乎看穿他的意图,说道,“这里是后门,前门会提供其他品种的酒。”黄濑看着老板,手指轻巧地在吧台点了点,“请给我一杯葡萄酒,我想喝那瓶。”那双眼睛令黄濑想到红宝石般的美酒。他现在非常想喝一杯,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为自己。


“先生,那种酒可能并不适合现在的你。”老板看了一眼酒瓶的标签,拿起了另一只瓶子,“你现在的心情需要放松,这瓶应该合适你。”


黄濑放松肩膀,歪了歪头,冲对方眨了眨眼睛说“抱歉,我并不喜欢别人的选择。我喜欢自己选择。”对方点了点头,取出一只高脚杯,葡萄酒犹如红色的丝绸倾注入杯中。随之而来,空气中弥漫开一种迷人优雅的芳香。黄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口感也如同这芬芳,优雅而温柔,宛如天鹅绒一般。细腻,甚至无可挑剔。


“这是什么酒,比那些高级酒会的酒要好喝一千倍。”黄濑不禁赞叹。


“不是酒的品种,而是葡萄需要被唤醒。正如人的心灵,葡萄的灵魂也需要被唤醒。”老板微微一笑,“原本以为百花的清香更能让先生放松,或许这酒才是先生深藏的内心?”不知是不是有意,他若柔若无地在“内心”加重了字音。


“请给我再来一杯。”黄濑稍微有些重的放下酒杯。他讨厌被别人读心。老板皱了皱眉,再次往杯子中倒入了酒。


“这杯后劲很大的。”


“谢谢我知道。”


一杯又一杯,起见两人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寒暄。黄濑举起了酒杯,迷醉的气氛中,酒杯闪闪发光。“这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宝石吧。”“被你这样的外行人夸奖,葡萄也会高兴的。”老板说着也往自己的酒杯注入了酒。他轻微晃动酒杯,表情温和,深深呼吸了一口酒香。“原来,这酒还有这种味道吗?”这时,酒保进来找他。他将酒杯搁下,跟酒保一道去了前厅。


回来的时候,黄濑正准备起身,他掏出钱包,晃了晃手中的信用卡。“可以刷卡吗?”然后,他毫无征兆地倒下了。吧台被撞得哐当一声响。老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他的酒量其实挺小,但是酒品相当好,脸上没有醉酒的红晕,就像熟睡了一般。


“小征?”酒保听到动静走进来。看到了倒在吧台的人。“这不是黄濑凉太吗?”他的声音很轻,但是难以掩饰惊讶。黄濑凉太,现在炙手可热的实力派男演员,拥有古希腊画派的精致容貌,一身不输给地中海热情的阳光气质,有种大男孩般的清纯,也能将冷酷阴险的角色拿捏自如。刚出道,就斩获了新人奖。因为从小就是模特出身,再加上时光历练出来的演技,算是无数女性的梦中情人。


“不知道能不能请他签个名。”酒保走过去,轻轻摇了摇黄濑的肩膀。“小黄濑,小黄濑?”他把黄濑的头架起来,黄濑戴着的平光黑边眼镜滑下来。


“玲央。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老板把酒瓶放回原处。老板没费什么力气,就把高出他一大截的黄濑架起来往楼上带。“他这样也问不出住址。暂时就这么办。”他回头对酒保说。


黄濑醒来的时候,看到陌生的房间,一瞬间惊愕,接着转化为警惕。他身上穿着衬衫,盖着毛毯。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手指捏了捏毛毯。他在沙发底下找到了自己的鞋,迅速穿好。昨晚穿的外套平整地搭在沙发的扶手上。


楼下传来脚步声。黄濑看见了昨天遇见的酒吧老板。酒吧老板端着两只杯子与吐司面包的托盘。他还是昨晚的那身装扮。整个人散发出高雅的气质。


“咖啡还是红茶?”老板将托盘放到桌子上。黄濑与老板对视几秒,心情并不愉快,他尽量掩饰这种情绪,露出一个还算亲和的微笑。他仍然警觉地发问,“你想怎样?”


“真是失礼,是谁给收留了醉酒的人并给予帮助?”老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黄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其他不适感,他低下头,又抬起视线。“昨晚的事情拜托保密。我会支付报酬的。”老板双手环胸,半眯起眼睛。“报酬就免了。酒钱,我从来不赊账。”


“我现在要赶去片场。酒钱与报酬我会让经纪人带过来。”黄濑拿上起了外套往外走,老板并没有阻拦,他就这样匆匆离开了酒吧。


 


晚上,黄濑出现在酒吧,而不是他的经纪人。他摘下了黑框眼镜,跟之前一样非常洒脱地往吧台一倚。可惜他这张令人神魂颠倒的俊脸并没有映入老板清冷的眼瞳。老板捧着一本书,不疾不徐地翻看。黄濑耸了耸肩,“酒钱是多少?”老板报出了一个数字,似乎比他预算的便宜。他直接掏出现钞结了账。“可以让我喝一次你昨天认为适合我的酒吗?今天只喝一杯。”老板转身去拿酒。


“昨天的事情,还有早上的事情,谢谢了。”黄濑踌躇了一下,表达了谢意。他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红酒,抿了一口。“不问我为什么过来吗?”他朝老板眨眨眼。


“客人的私事我没有兴趣。”老板重新拿起了书。


“你看上去就不是一只老狐狸。我的直觉告诉我。”黄濑笑了笑说。“很少有人不会对我的脸产生兴趣。而你,眼睛里没有丝毫兴趣。我们没有利益关系,反而可以成为交谈的对象吧。”明明非常年轻,却一副看透了繁华的表情。老板翘起了嘴角,笑影一闪而过。


“我挺喜欢这里的氛围与这里的酒。没想到东京能够有这样令人心情放松的地方。”黄濑像一只放松了警惕的猫咪,松开了外套的纽扣,一脸惬意地单手支起下颌。“以后会常来的,我该怎么称呼你?”


“赤司,赤司征十郎。”


“AKASHI,赤司,赤司先生?”黄濑念着发音,他撇了撇眉。“还是叫小赤司比较顺口。我们应该年龄差不多。”小赤司?老板微微睁大了眼睛。黄濑将两张钞票放到吧台,接着,他挥了挥手,”剩下的就记在明天的账上,怎样?”不待老板回应,他就我行我素地离开了。


“小征,刚才是谁?”玲央推开了门。


“黄濑凉太。”


“小黄濑又出现了!”玲央的声音有几分激动。“小征,有没有帮我向他要签名?”


老板扫了一眼吧台,将其中一张钞票递给他,钞票以华丽夸张的字体写着,Kise Ryota。


 


接连两天,黄濑都会在十点左右来酒吧。然后,要求老板给他适合今天心情的红酒。其间两人会交流一些关于红酒的话题。说起红酒,赤司的脸上会带着微微的笑意。黄濑要求赤司给他表演换瓶,因为赤司精湛的技术发出夸张的惊呼。


“好羡慕小赤司,可以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


“你不喜欢当演员?”


“不是不喜欢,只是做不到从心底去爱。”


“爱?”


“嗯。”黄濑趴在了吧台上,闭起眼睛,“我可不像小赤司那样是个温柔的人。看着小赤司面对葡萄酒的表情,非常羡慕。”


黄濑的眼神有几分湿润,像极了一只任性的,等待被爱抚的猫咪。赤司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黄濑的头发,“或许你错意了。我只是做到凡事彻底。品酒本身其实是品味心情。”


虽然黄濑非常反感他人的亲近的行为,他却意外不讨厌赤司的抚摸。指尖的触感,手指短暂的逗留,都像这酒吧的氛围,令人安心。明明与赤司相处不过几天,却莫名带来一种仿若故交的怀念之感。当他回味起这种特别的感觉,又到了夜晚。他比平常晚了一个钟头,刚在座位上坐定,酒保就急匆匆喊起来,“老大,请过来一下。”紧接着,前厅传来了酒瓶的破碎声。人群中发出尖叫。黄濑没有凑热闹的想法,赤司去了前厅不久,前厅又爆发出比之前更加尖利的喊叫。他忍不住从后厅的门探出头,眼前的景象立马让他瞠目结舌。赤司单手握住了对方的刀刃。对方完全被赤司的气势震慑。赤司丢掉了匕首,看了一眼周围,“永吉,把这家伙扔出去。”不一会儿,前厅又恢复了先前的热闹。


“小赤司,你的手。”看到赤司回到后厅就准备去拿酒,黄濑提醒他。赤司看了看手,“没有什么大碍。”黄濑看着他的手已经流血,一把抓过赤司的手,“急救箱,急救箱,感染了就不好了。”赤司有些茫然看着慌张的黄濑。等到玲央拿来了急救箱,赤司的手掌已经被黄濑贴上了好几个创口贴。皮卡丘!看到赤司右手横七竖八的皮卡丘笑容,玲央忍不住笑出声。


“不是很可爱吗?PIKAPIKA的。”黄濑对自己的杰作相当满意。玲央笑得更厉害。


再次看到赤司的时候,黄濑十分关注赤司的伤势。赤司的手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纱布包扎,他放心了。当他注意到赤司的食指还留有一只皮卡丘的时候,扑哧一声笑出来。赤司不苟言笑的表情,再配上棕色的西装,手指的皮卡丘活泼过分了。玲央偷偷告诉他,老板说如果不包扎,你会更加啰嗦。黄濑鼓起嘴巴,假装生气说,“原来我在小赤司心中是这种形象?”


“小黄濑今天改喝鸡尾酒怎样?我请客。”玲央朝他挤挤眼睛。


“我想自己尝试一下换瓶。”黄濑看着赤司的眼睛,赤司点了点头。黄濑脱下了外套,挽起了袖子,对着赤司的样子拿起了容器。


“哇,好厉害,动作简直跟小征一模一样!”玲央惊讶得连连拍手。


“模仿可是我的绝技哦。无论什么,只要我看过一遍就会。”黄濑信心十足地将两只酒杯推到二人跟前。“请。”


“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唤起酒的醇香,这种技能只有小征才会。小黄濑,你是天才!”听到玲央的称赞,黄濑自满地点了点头。


“黄濑的自恋也是一种绝技。”赤司的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幅度。


 


那间酒吧仿佛成了黄濑的秘密花园。从早晨就开始期盼夜晚的到来。现实往往并不尽如人意。惯例的应酬迟迟不见结束,虽然他非常善于假装喝酒,但是自从认识到赤司之后,每逢遇到好品质的红酒,他就会认真喝一喝。因为酒量本来就小,几杯过后,已经有了醉意。出了电梯,他发现了经纪人不见了。眼前站着赞助商。他一下子明白了。对方热情地过来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话语中带着明显暗示。他顿时感觉刚才的美酒开始翻江倒海。他拨打了经纪人的电话,意料之中打不通。他想了想,抱着一线希望,拨打了一个电话。“小赤司能不能出来一下……”他压低了声音说明了情况。


赤司很快开车到了。黄濑甩开了赞助商企图靠上来的手,钻进了赤司的车。那人本来要发火,却在与赤司对视的瞬间,噤了声。


车速不快,一道道光影照过来又游走散去,映出了都市的光怪陆离。“地址?”赤司专注地开车。“不要回家。”黄濑忽然想撒娇的小孩似的说。


“不怕被我吃了?”


“小赤司要是大灰狼,我就是狮子了。”


黄濑含糊地说。赤司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他把身子向赤司挪了挪,靠在了赤司的肩膀。“黄濑?”车内只剩下均匀的呼吸。


赤司停好车,花了些力气把黄濑从副驾驶拽出去。黄濑趴在赤司背上动了动,还在睡眠中。赤司原本想跟之前一样把黄濑扔进客厅的沙发,不过沙发相对于黄濑的身材就挺小。他想了想,把黄濑搬进了自己的房间。黄濑安安分分地躺在床上,他酒品不差,睡相也不坏。赤司替他脱了外套,然后为他盖上了被子。黄濑翻过去,裹住了被子,像一只熊宝宝。赤司打算起身,听到黄濑轻声叫唤“小赤司。”他倾身过去,却被一双手抓住。“小赤司,我不想回家。”赤司无奈地坐回去,黄濑更加贴过去。赤司没有动,黄濑就像寻到抱枕才能安眠的孩子,抱着赤司,心满意足地在梦里笑了。


 


四月的时候,酒吧进了一批新酒。黄濑请求赤司带他去参观酒窖。一看酒窖,黄濑发现赤司收藏了不少珍品。“小赤司,这里最珍贵的酒是哪瓶?”黄濑好奇地问。赤司从酒架上了取出了一个木盒子,黄濑睁大了眼睛。木盒子里面躺着一瓶没有标签的酒。


“这是什么酒?”


“SAORI”


“SAORI,日本产的酒?”


“黄濑尝一尝就知道了。”赤司小心翼翼地托着酒瓶走出去。


SAORI,黄濑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从赤司言行看出,这瓶酒是他心中的无价之宝。他倒酒的动作比平时更加轻柔。“请。”深红的双眸慢慢地溢出温情。“黄濑用演员的直觉去感受这杯酒。”黄濑端起酒杯,闭上了眼睛。


温暖的阳光,白色的遮阳伞,洒下温柔娴淑的背影,背影透出女性的温婉与坚韧。SAORI。黄濑猛然醒悟。这不就是酒吧的名字吗?SAORI或许就是,就是赤司所以恋慕的女性。像赤司长相俊逸又性格温柔的人,怎么会没有恋人呢?黄濑回忆起他们相遇是在情人节。隔壁了满世界的甜腻,唯一清新安宁的地方。


黄濑睁开眼睛,放下了酒杯。


“怎么样?”赤司询问。


“SAORI小姐,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黄濑避开了赤司期待的目光,这样的赤司比往日还要温存。这份温柔却突然刺痛了他的心。


“黄濑也感受到。”赤司笑起来,赤司很少笑,此刻的笑容却有几分纯真。


黄濑放下了酒杯,推说自己还有其他事,快步离开了酒吧。他一向来去匆匆,可是这一次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黄濑变得不愿去赤司的酒吧。正好他有一个去欧洲取景的工作。充实的工作会让人忘记生活的烦恼。取景的最后一站是罗马。黄濑站在罗马的许愿池前,跟所有的游客一样,朝背后抛出了一枚银币。落水的声音响起,黄濑的眼前却浮现出赤司的脸。


不管怎么,赤司与SAORI小姐应该有着许多故事。一向都是由赤司当自己的倾听者,这次该换自己去听故事了。只能勇敢面对,才能给现在的感情一个答案。


站在吧台迎接黄濑的是玲央。”小征有事出去了。小黄濑老是不来,我好想你。最后一组在罗马拍摄的照片好漂亮。”娱乐新闻一直对黄濑的行程跟踪报道。


“小赤司,他……是去见SAORI小姐了吗?”


“诶!小黄濑知道小征的母亲,纱织小姐?”


母亲!黄濑一时回不过神。对啊,温柔包容的女性为什么不能是母亲?为什么自己就擅自联想到恋人。黄濑捂住脸,大笑起来。


玲央告诉黄濑,赤司的母亲非常喜欢葡萄酒,在法国拥有规模不小的酒庄。他又告诉黄濑,赤司的母亲在赤司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赤司放弃了赤司家族的继承权,选择继承母亲留下的酒庄。


赤司回来的时候,黄濑笑着说要送赤司从欧洲带回来的手信,继而摸出了一枚银币放到赤司手心。“我在罗马的时候,许了一个愿,希望能够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愿望实现了吗?”


“我啊,是个很实际的人。与其把愿望交给天神,不如交给你。”黄濑笑靥如花。


“正好”赤司握住了那枚银币。凑近了黄濑的脸,摘掉了黄濑的黑框眼镜。两人的目光直视。“还记得你第一次要的酒吗?那种味道只有与你共饮才能够体会到。”


Les Amoureuses ,“恋人们”。


两人会心一笑,彼此碰杯。今夜,又将是一个美酒芬芳的日子。


 


 


FIN


 


 


 


 


 


 


 


 



评论

热度(31)

  1. catherine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_尐糸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ω^<) NINI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Dring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