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ng

他人的恋人2 赤黄

zero晴:

从有到无,从无到有。


谁都不是上帝,谁都不能预测与决定将来的事情。


少年用着轻快的步子迈过宽阔在庭院,站在建筑物的下面仰望着二楼的那扇打开的窗,风灌进去时将窗帘也拽了出来轻轻的摆动着,他笑了笑,又转身走进一楼的大厅,再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少年继承了母亲的体质,身体不太好,一直被专门请的人精心呵护着,当然,他并没有遭遇过任何挫折与不满,虽然没有母亲,但有个极度疼爱他的父亲,还有哥哥。少年觉得很满足,虽然他不能与别的人一样去到学校里与同龄的人上一段课程……因为有父亲与哥哥,所以他觉得不需要。


所以当他推开哥哥的房间门,看到哥哥卧室里的书桌前坐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时,他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这样突发的状况,但下一刻,他看到哥哥用非常宠爱的眼神看着那个人时,他才惊觉回神,哥哥……被人抢走了。


赤司转过头来看到的是自家弟弟,而黄濑听到身后的动静也跟着回过了头,映入眼帘的是与赤司一模一样的脸,只是额前的头发略短,皮肤比赤司更白,显得有些苍白的样子正一动不动的打量着他。


“征。”赤司叫那人的名字,黄濑的嘴唇张了张,又回过头来看赤司,“两个……小赤司?”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真的病得不轻,先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后是被莫名其妙的亲了,再是被莫名其妙的告了白,最后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喜欢上了赤司……而现在,却又看到了两个赤司- -!黄濑一脸黑线,抓着赤司的衬衫衣角,有些不自然。赤司觉察到黄濑的疑惑,他伸手过来揉弄他的头发,“这是我弟弟,叫赤司征……啊,你就叫他征吧。”赤司说。


“……征?”黄濑重复他的说话,有些明白又有些糊涂,“小赤司的弟弟?双子?怎么没听说过?”


“还来不及。”赤司说着又侧头去看依然在审视着黄濑的弟弟,“失礼!怎么盯着客人看!”


他艰难的将视线挪到兄长的脸上,表情扭曲又古怪,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或是说痛苦更贴切,“……哥哥。他是谁?”他走近赤司,然后赤司将他拉过自己身边的软垫上坐下,“我的……”到嘴边的恋人被阻隔住了,这样突兀的向家人介绍自己的男性恋人似乎有些不妥,再说他似乎还没有要求与黄濑交往,于是他改口道,“是我的同学,黄濑凉太。”他这样介绍道。


“……”弟弟不再言语,又去打量黄濑,黄濑被他盯得不自在,那双眼睛清澈见底不含有一丝杂质,似乎是未经世事,被保护得很好的少爷……


“你好。”黄濑主动打招呼,但这位少爷没有礼貌的回应他,连点头也没有,依然盯着他。黄濑读不懂他清澈的眼神里究竟蕴含着什么,但转念一想,没有必要。管一个陌生人心里所想也真是够了。黄濑不再与他对视,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课题。


赤司拎了拎自家弟弟的耳朵,他才收回眼神委屈的望着兄长,“很疼。”


“我说了不可以盯着别人那样看!”


“很失礼吗?”


“礼仪老师没有教你吗?”


“……教了。”他回答着就拖过桌子上黄濑的试卷,黄濑来不及夺回来,只得仍由他去,看到他以一种嘲讽的表情看着那张纸时,黄濑撇开脸,耳根很红,他不再去看他们兄弟,有点想立刻从这里消失掉的感觉。


“哦,哥哥原来是在给‘凉太’在补习吗?不是挺简单的嘛。”啊对,就是这种感觉,瞧不起自己的讽刺,黄濑其实一点也不大条,对于别人的尖酸刻薄的言语,他很敏锐的就能听懂那些人想表达的意思。


“也并不是很简单。”赤司很体贴的化解了黄濑的尴尬,黄濑侧过头来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我看我还是先回去了。”黄濑说着就将赤司家二少爷手中的卷子抽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包里,再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与课题。


“凉太?”赤司想也没有多想的抓住黄濑的手挽,“小赤司?”


“还很早……”赤司挽留,有些事情,他还需要向黄濑确认,只是亲吻还不够,他需要的是黄濑同意他们交往,若是现在在这里不能确定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也会不安。


“……”黄濑看向赤司身边坐着的赤司家的二少爷,他正耸着眉头看赤司抓着自己的那只手,黄濑笑着将手挽从赤司手心中抽了出来,“真的先走了。”


“……”黄濑拎着包站了起来,赤司也沉默的跟着黄濑站了进来,送他出门。弟弟并没有跟着他们出来,而是撑着下颌看着兄长走在那个少年身边,微微的抬着头,对那人说着什么,最后分开的时候,他又看到,兄长扯着那人的衣襟,惦着脚尖,亲吻那个人的唇——


“果然如此。”他自言自语的说,清澈的眸子变得阴沉起来,他不太高兴。


 


再一次见到黄濑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


黄濑被赤司牵着手,拽进来的,黄濑跟在身后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跟来了。虽然有被赤司补习,但依然还是没有达到平均点数,而社团活动已经停了半月之久,这对赤司来说是不可原谅的,黄濑不愿意到赤司家来,似乎第一次有了阴影,赤司想来想去,不过是因为征的出现,让黄濑难堪,但他又觉得,黄濑应该能够和征和平共处。


黄濑性格好,至少表面上看去是如此,而征常年除了自己之外都没有同龄的朋友,他也希望黄濑的出现,能多少带给征一些新鲜的东西。因为是兄弟,从出生起就是最亲的人,而他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也有赤司家的继承权,而弟弟什么都没有,他拥有多少,弟弟就缺失多少,他只是想,弟弟能够多感受一些别人的关怀与爱……与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有区别。


是的,赤司是个弟控。他并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些事情,至少,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对黄濑多一些好感,他们彼此都应该对对方有好感才行,一个是至亲,一个是至爱。


他想下一盘很大的棋局。于是张开了一张很大的网。


 


黄濑与弟弟的赤司有了二次接触。


征撑着脑袋看着低着头不与他说话的黄濑,看到他上挑着的眼睛与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与抿紧的唇线。兄长一走出这间房门,黄濑就始终如一的面无表情,不抬头不说话,当然也没有看他。


“你想从我哥身上得到什么?”他百无聊赖的翻看起黄濑的课本,装得不经意的问。


黄濑听到他这样说话,才将目光移到他的脸上,“……”没有回答。


“身份?未来?还有钱?”他继续,眼睛没有看他,只是随意的翻动着书页。


“……”黄濑嘴唇动了动,这一次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回答,少年时单纯的爱情,没有添加任何的杂质,却被人说到如此,想想,赤司的家业与身份,确实,不是他该高攀的。只是,却还是瞬间喜欢上了赤司,无关他的身份以及他所拥有的一切。但,这件事情,在别人眼中,竟是如此肮脏。


他将课本放下,又撑着下巴近距离的打量黄濑僵硬着的脸,“嗯……我以为女人才会做这种事情,不过,你的脸,也有做这种事情的价值。”


“……你…”


“我哥哥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不要告诉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我哥。我不相信。”他说。


“……”


“听说,你是模特?这么小就知道勾搭对自己有利益的人,看来你的前途很可观啊,你大可不必要去学这些课本上的东西,利用一下你这张脸以后也不愁没饭吃啊。”


“你!!”黄濑脸色微变,但依然没有说出重话来,只是皱着眉头看他。


看到黄濑似乎真的生气起来,他扬起了胜利般的微笑,“不过,模特这种职业是吃青春饭的嘛,所以趁着年轻可以多绑几个么?”


“!!!”黄濑拿起桌上的那本书,直接对着他的脸啪了过去,二少爷没有想到黄濑不说话会直接动手,闪躲不及,被黄濑打了个正着——“啪!”


赤司推门进来就看到黄濑用书本煽着自家弟弟耳光的情景。他想也没想的直接冲过去将弟弟护在怀里,面向黄濑。


“!”黄濑看着手中的书,又看向赤司已经生气的脸,再转眼看过去二少爷的表情,他捂着一侧脸,露出一脸委屈。


“凉太,你做什么?征他身体不好……”


“对,是我不好,我错了。”黄濑立刻道歉。


“……凉太。”赤司感觉到黄濑神情有些古怪,又看到他撇过脸去不再看他,心口一紧,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可能伤害到黄濑,他松开自家弟弟,去牵黄濑的手,黄濑别扭的动了动,还是顺从的被他握住。“发生了什么事吗?”他问。


“……没事。”黄濑说。


赤司又转过头去看自家弟弟,二少爷无辜的眨了眨眼,“凉太和我开玩笑,没事的,哥哥。”他这样说。


黄濑拎着眉头就是给他一个眼刀,二少爷却冲他微笑,像只恶魔!黄濑觉得在这个空间他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但这样的走掉似乎自己就像真的是冲着赤司的那些东西而来的一样,或许他该认真的考虑一下与赤司交往的事情,而不是跟着自己的心情走,草草的决定了交往。


 


最终,在黄濑的沉默与二少爷的掩护之下,赤司也不再追究。黄濑也匆匆的离开了,他开始努力的学习,以便不用再去赤司家补习遇到那个不开心的人。虽然与赤司长相一样,声音相似,但却拥有着云泥之别。


赤司看着冷漠老成,其实内心非常柔软。而那个人,看着像是单纯无垢,实际上……


黄濑不想去想起那个人偷偷冲他微笑的样子,反胃!


次日时,赤司抓着他的手,跟他解释,他们家的二少爷从小身体不好,希望他不要与他计较的时候,黄濑却又瞬间心软了,看到为自家弟弟说话的赤司,他也好喜欢。虽然赤司不明原由,看上去是自己的错,但赤司依然还是偏向自己。这点似乎就足够了他坚定与赤司交往的理由。


“我们交往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你的家人?”黄濑半响之后这样提议。赤司看着他,“是不是被征问了什么?”


“不,只是不想这么早被人知道。”黄濑低头笑,然后他又补充,“特别是你的弟弟。”


“真的没有被问过什么?”


“没有。我们都还太小。”黄濑解释,但没有解释得很具体,但赤司听懂了,也听得不舒服,还小的意思是,他们还不确定有成人的未来……赤司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但没有确定的未来这种心情还是蔓延在了两颗少年的心。


恋爱的人,都是希望与彼此相守一生的,被点破这样悲凉的话语,无疑不是受伤,于谁都是。能做到的是沉默的守护着彼此,一点一滴的渗进对方的人生,希望没有了自己,他便无法存活一般。想要得到彼此的全部。


赤司是这样,黄濑亦然。


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哥哥,为什么凉太最近不再到我们家来了?”赤司家的二少爷靠在窗户边,坐在软垫上,望着楼下的庭院,问身边正在看课题的兄长。


“为什么会提到凉太?”赤司停下手中的笔,看向自家弟弟。


“因为从来没有看到哥哥带谁回家过。有点在意。”他回答。


“……你不喜欢凉太?”


这时弟弟也终于将视线转移到兄长的脸上,他笑了笑,“我喜欢哥哥。”所以不喜欢黄濑,他会抢走你。


“嗯。”当然赤司并没有听懂弟弟想表达的意思,喜欢哥哥什么的,从小时候就开始听起,已经到麻木了。“我挺希望你们俩好好相处的。”赤司说得有些自言自语,他又低下头去做自己的课题。


“……”对话中断,他看着兄长的侧脸想起了那个颜很正的少年的面无表情,有种奇怪的东西在心中乱窜着。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在偶然一次遇到黄濑时……


 


高校时,黄濑与赤司变成了远距离的恋爱。虽然如此,两个人都珍惜着对方,也并没有多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没有了二少爷塞心的话语,他也过得滋润,其实更多的时候,他已经忘了那个讨厌的人。


遇到没有工作的周未,他也会经常的与赤司相约在外面见面,也学会了恋人之间的一些事情,亲吻与做爱。第一次出去开房的时候,黄濑将红透的脸盖在围巾里,赤司温柔的勾起了他的指尖,赤司像个大人,其实,都不过是伪装,只有自己知道心跳有多剧烈。傻白甜的事情,他们做过不少,细细数下来,也找不清次数了,第一次进入赤司并不熟练,还流了血,事后很久,赤司都不敢碰他,黄濑有些忍不住的将赤司压在身下,问他是不是不喜欢他了……赤司怔了怔后,将他拥入怀里。


“是因为太喜欢太喜欢,所以害怕不熟悉的自己将心爱的凉太再次弄伤了。”赤司说得动情动听,黄濑紧紧的拥抱着他,“那让我来。”


“凉太不也是新手吗?”赤司笑着问,黄濑憋红着一张脸,气鼓鼓的嘟起嘴,“才没有!”


“哦?”


“……至少和小赤司做过。”


“那也算是经验?”


“当然!我研究过的!”


“好,我们做吧。”


离第一次做有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赤司比起上次更加小心,再舔弄得黄濑全身发红时,黄濑再也忍不住用脚勾住了他的腰身,“不要再舔了,要融化了,快进来……”


一些事情提起来时是相当的甜蜜,他们曾经那样,那样的深深的爱过彼此,黄濑曾经觉得,他这辈子最大的殊荣便是拥有着赤司征十郎这个恋人。


确实,他确实很爱很爱他,感情一日比起一日,更加的沉重,重到连自己都觉得压抑,恨不得立刻就高中毕业,再到大学能够与他同居,出双入对,天天黏在一起不分彼此。


 


只是后来遭遇了意外。在那些想要的未来还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时候……


快要进入高三的时候,赤司为了回到东京来而做准一系列的准备,黄濑推去了工作,去京都看过他好几次。那日回来,出地铁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也是他很久很久没有想到过的人。


他与自己的恋人用着同一张脸。他蹲在地上,神情有些痛苦,黄濑顿住脚步,接着想也没想的想绕开他走过去。而当他走到他背后的时候,他听到那人浅浅的呻吟,是疼痛的。他想起了赤司曾经说过,他们家的二少爷身体自小不好,经常犯病,所以都没有上过学什么的……一想起自己恋人用那种溺爱的表情说着弟弟的事情,他就心塞,其实他根本不屑面前的这个人,若,他不是赤司的弟弟的话……


黄濑终还是敌不过良心的遣责,上前去问了。


“你怎么了?”声音并没有担心,只是很机械的问。


征抬起头来就看到那张脸,比起三年前,成熟了许多,很大的块头,还穿着单只耳环……是黄濑凉太。


“疼。”他说。


“……”黄濑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病,脑子抽风,多管闲事!!他双手插在口袋,想离开了……


周围的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黄濑切了声,最后还是抽出手来弯腰将那个与自家恋人有着一样颜的人抱了起来。


“!!”被人腾空的抱起,二少爷有些不知所措的望向黄濑,黄濑僵硬着脸,线条一点也不柔和,可见是有多不情愿,但,还是……胸口又开始怪怪的,像是渐渐将那肉体上的疼痛能掩盖过去一般,他被赤司家宠爱到大,但被人这样的抱起来,长大后就没有过了,有种眩晕的感觉……


黄濑将他抱出了地铁站,上了出租车,然后去了医院,他一直捂着胸前的衣衫不说话,嘴唇似乎疼痛得有些发紫,身上很冷,他靠在黄濑的肩膀上,想借取一些温暖,黄濑僵着身子,想躲开,但又无处可逃。


他索性拿出手机来,翻到赤司的邮址,发了一通邮件给赤司,然后又关上了电源灯,再侧着脑袋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建筑物……


他在做一件非常讨厌的事情。这件事情叫做乐于助人。偏偏这人,是他讨厌的人。黄濑外热内冷,对自己不喜欢的人都是不屑的,但是,能够让他记住,这个人是自己讨厌的人。这样的定义的人并不多,但赤司家的二少爷显然就是这不多人之中的一位。


若是当初不是与赤司约好,瞒着这个人,怕是,他与赤司也不会有今天……想到这里,他又挪了挪身子,紧紧的捱着车窗。


下车后黄濑并没有再一次抱起他,连扶都没有,赤司家的二少爷也并非是懦弱之人,虽然步子有些虚无,但还是坚持到了病房。


黄濑将他安顿好,没有等到赤司过来,他就先行离开了。期间他并没有与他说过任何一句话。当赤司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家里的管家已经到了,其实并不是什么太大问题,只是病情发作罢了,刚好他忘记了带药。当天晚上就出了院,家里有家庭医生,根本不需要送到这里来,只是黄濑不知道。


只是次日,赤司家的二少爷向父亲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他想去上学看看。


赤司听到时,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去京都不方便,太远。”


征笑了笑,他看着兄长问,“我能去海常吗?”


“!……”赤司猛地看向他,失了言,而父亲却听到提议时点了头。海常在神奈川,不是很远,能够接受。


赤司虽然能体谅弟弟想去学校的心情,但是,去到海常……黄濑在那里……他突然想起与黄濑的约定,那就是要隐瞒家人,他们交往的事情,虽然每次都偷偷摸摸的,黄濑也不再到家中来,但周未能够在外面见个面,偶尔去到海常门口等他放课,也是件很甜蜜的事情。但若是,弟弟也去到海常,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被破坏一样……


黄濑不喜欢征。


这是赤司知道的事情。而三年前的弟弟,也同样不喜欢黄濑,他也知道。


但是。


“为什么突然想去海常?那里有你认识的人吗?”赤司问。


“除了哥哥与凉太,我并不认识其他同龄人。”他答。


有些奇怪的事情,赤司记得包括着昨天的见面,征不过只见过凉太三次……他有些不习惯,自家弟弟跟着自己一样叫黄濑的名字。或许这就是种占有欲……但赤司表现得并不明显。所以黄濑并不知道赤司对自己存在占有欲。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总是会有各种误区,以至于,我们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情,或美丽的人,还有或许美满的人生。黄濑就是如此。


当看到讲台上站着那个红色短发的人时,有种想骂人的冲动!他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悦之后又装作事不关己的撑着下颌看着空无一人的操场。


黄濑凉太早就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任他欺负的男人了。


这边这位赤司拉开黄濑旁边的坐位,想对他说声请多指教时看到黄濑故意侧着脸不看他的样子,勾了勾唇,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但还是没有阻止自己想与他搭话的冲动,下课后将黄濑拦在课桌前,不让他离开,逼着问他,“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


黄濑微微的眯着眼睛,抬头打量着他,“你觉得我有认识你的必要?”


“当然有。”


“你说说。”


“我是赤司家的二少爷,和我说话就是你的荣耀。”这时候的二少爷还是如当年一样,其实他并没有多坏心眼,当年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黄濑抢走了哥哥,而现在,他想得到黄濑,他觉得人都是一样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都是爱慕虚荣的生物,只要你能给他想要的,他就会属于你。只是他并不知道,人的内心比他想的要复杂许多。虽然想得到黄濑,其实自己也搞不清楚,想要得到黄濑的什么……靠在他胸口觉得很温暖,连疼痛都能缓解,他身上香香的味道,很好闻,虽然对自己说话很冷漠,但声音很好听,还有脸很好看……他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他觉得自己在意的东西就一定得是自己的……所以他可以拿东西去的换取。


黄濑冷笑出来,带着讽刺的意味看着他,他被黄濑盯得有些不自在,然后问,“你和哥哥是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黄濑大概最反感的地方就是这里,他可以侮辱他,但却不能侮辱他对赤司的感情,他对赤司是真心的喜欢,真心的爱,虽然这几年他也知道了赤司家的二少爷说的那些话的意义,或许有一个赤司这样的恋人,摆出来会很有面子啥的,但他还是希望他们的这份感情永远藏在底下,不要见光,那样不平等的两个人……他不愿意任何人说他是为了利益而接近赤司的……


“哥哥能够给你的,我也能够给你。和我好吧。”他说得很自信。


黄濑眸子微冷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能给我什么,你说说看。我可以考虑。”


黄濑的调侃,二少爷并没有听出来,他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没开口,黄濑又继续,“你有赤司家的继承权?”


“这个我没有。”


“呵——没有和我谈什么条件?他有的东西,你一样也没有!”黄濑说着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二少爷被他说着有些愣神,黄濑转身想走开,他条件反射的拉过他的手臂,“你等等!除了这个!我不会和哥哥争这个的!除了这个,你说,只要我有的,我都给你。”


黄濑听完他的说话,大力的挥开了他的手,“你不是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东西。”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教室后门,拉门出去。


“……”他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黄濑的说话,他不太懂,他说,他并不能与哥哥相提并论,还说,他……是个东西……胸口一胀一胀的,不是肉体上的疼痛,但有些难受,被黄濑这样的对待那里怪怪的,难受……他回到坐位,在包里抽了支水,然后将早上医生给他带的药拨开吃了两颗,闭目养神。可是,再一次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那抹怪异的疼痛感都还没有消失,他看向黄濑的空着的位置,想出去找他,刚想站起来,他又看到黄濑进来了。眼神交汇的时候,他有些期待黄濑与他说点什么,但黄濑立刻调转过了目光不再见他,目不斜视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从一开始就弄错了爱情的含义,他还是个刚出生的雏鸟,不论是与人交往还是恋爱都是初次。第一次看到黄濑时,以为黄濑要将自己的哥哥夺去,所以排斥黄濑与兄长接近,有种护食的感觉,他看过许多书,各种方面的都有,虽然自己并未有经历过那些东西,也没有与人相处,但他觉得黄濑接近兄长肯定是目的不纯。他一直觉得,感情是拿东西交换的。其实他的认知也没有错,但是他弄错了,感情是用心交换的,不是物质,他将物质摆在台面上,而忽略了自己付出的是真心。


尽管黄濑不待见他,但他还是依然坚持不懈的展开着不成熟的攻略,黄濑皱着眉头看着他替自己带的午饭,又看到他撑着脸微笑着注视他的样子,他有种扶额的冲动。


“你究竟想要怎样?”


“你不能和我好吗?”


“你不是讨厌我的吗?”黄濑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三年前的事情,他一直不能释怀,他也有自己的骄傲,虽然不如赤司那般尊贵,他好歹走到哪里都是人气偶像,追捧他的人也不占少数,更何况是那样无礼的羞辱自己。


“我有说过吗?我喜欢你。”他回答。


黄濑一顿,紧接着,他伸过手去摸他的额头,又用另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二少爷没有料到黄濑会主动的触碰他,只觉得心头一喜,握过黄濑的手挽,用额头在他手心中蹭,温暖的,让人心情愉悦的触感……


黄濑突然的抽回手,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脑袋出问题了吗?”


“……为什么这样说我?”


“你说你喜欢我?!”


“为什么不能喜欢你?”


“哦?是吗?”黄濑突然恢复到一脸清高的样子,打量着对面的看着他的二少爷。


“当然!”单纯的他给予黄濑肯定的答案。“我都说,哥哥能……”


“住嘴!不许提起小赤司!”黄濑打断他要说的话,又露出厌烦的表情,他也乖乖的收了声,将饭盒边的筷子递到黄濑面前,黄濑沉默了半响,接了过来,低头开始吃二少爷给他带的便当。


事情在那一天像是做了一个低调的转折。


黄濑也不再那样抵抗他的示好,就像是在上课途中,感觉到他的目光,黄濑偶尔也会回过头去冲他笑笑,虽然只是职业般的笑容,但也能让他高兴许久。


他觉得自己恋爱了。


虽然对方是个男的,也并没有那样喜欢自己。但他觉得只要自己努力,也一定能够让黄濑喜欢上自己,或许某天,会像自己喜欢他一样喜欢自己。变得相互喜欢。他想起,三年前,在庭院,哥哥扯着黄濑的衣襟亲吻他的样子……


胸口一痛,他也好想。


好想能够亲吻他……


虽然二少爷还是那样未经世事,但也渐渐在学会与人交往与相处,还有对待黄濑的事情。他也在渐渐的脱离雏鸟这个词,慢慢的张开羽翼学着飞翔。难免会有受伤与疼痛,但为了能够飞得高远,他还在努力。


 


黄濑靠在椅子上,手中握着电话,勾着唇角笑得很温柔……不是那种招牌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微笑……他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情景,在察觉到自己的视线时,他侧了身子,背朝向他,继续听着电话。


步子有些沉重,他朝他走过去,在他身边拉开椅子坐下,双手合十的抵在眉心中间,还是忍不住隔绝了那些同学的喧哗声去倾听黄濑温柔细软的声音。


在最后,他听到黄濑对对方说了,想见你,我爱你之类的词汇与句子……


他闭上眼睛,皱起眉头,胸口泛起酸涩的感觉,难受至极!也无法形容,只是嫉妒得快疯了……若是半年之前的自己,肯定还不明白这种感觉叫什么,但现在的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对黄濑的感情还有占有欲,他喜欢黄濑,或是说,是爱他,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他知道黄濑有喜欢的人,那个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兄长……


一想到这些,他就好疼。可是喜欢这种感情依然还在心中疯狂的滋长,他阻止不了。


他也想黄濑能够对他说喜欢与想念,还有对他露出温柔的笑脸。从来没有,就连是做梦都没有梦到过。


他抱着枕头,钻进了兄长的房间。


赤司按亮开关,看着弟弟一脸沮丧的表情,“你怎么了?”


“想和哥哥一起睡。”


“……”赤司愣了愣,还是挪开了一块,“做恶梦了?”


“不是。”他钻进兄长的被窝,然后搂过兄长的腰身,靠在他的胸口,样子很脆弱,“怎么了?”赤司有些不依不饶,抚摸着他柔顺的短发问他,“在学校不开心?”


“没有。”


“是吗?要是不开心就别去学校了。”


“哥哥交了女朋友吗?”他在怀中抬起头来问赤司,抚摸他头发的手一顿,赤司语塞。


“交了吗?”


“你这是遇到了感情方面的问题了?”


“是我在问哥哥的问题。”


“我……嗯,算是的。”


“算是的?是凉太吗?”


“!……”赤司愣了愣,没否认,他觉得,被人问到黄濑是否是自己的恋人这种问题时,他做不到去否认那么违心的事情,他爱黄濑,自然想别人都知道黄濑是他的,既然黄濑想对家人保密,那被问起,他不回答就好,就是不想去否认掉他是他的这件事情。


“……”而赤司的沉默在弟弟心中拉开了一条深不见底的伤口,那里,根本无治愈的可能性,他喜欢的人,是哥哥的恋人……


“你究竟怎么了?要是不想去学校就别去了。”赤司转开话题,回到之前。


“不,我要去,那是我和他唯一有交集的地方,如果不去了,如果见不到了,我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以后的生活,以前,我一直被关在家里,没有接触过任何人,也不知道那些事情,但现在明白了,虽然痛苦,但是,我还是需要,我爱他,即使他不爱我……”他望着赤司的眼睛,定定的说,像是说给赤司听,又像是坚定自己的心情,很疼,但这些,都是实话。


“你……你……”赤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他不敢去捅破那张纸,征所指的那个人,他非常的不愿意联想到自己的恋人,那个人,是他的,是他的凉太……


“睡吧,我困了。”他快速的结束掉这个话题,又再次钻进了赤司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赤司却再也无法入眠,等到弟弟睡着,他才伸手摸到枕头下的手机,侧过身去,给黄濑发过去晚安的邮件,还有告诉他,他爱他。


很快的黄濑也回复过了邮件过来,‘好,我也爱你,明天见,晚安。Chu一个。’看到的时候,他勾起唇,对着黄濑的那封邮件,亲了亲,合上了手机。


黑夜中睁开的另一双眸子,他翻了个身,转过去,背对过兄长,泪水止不住的往眼角滑去,染湿了枕头……



评论

热度(43)

  1. Dring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2. Gui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3. 闹妖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4. Daisy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5. Sibyllvi8023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小虐……
  6. xinheal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7. 瀛莹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8. c1.ceekaybaby.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9. lvi8023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